中国一个-宋卫平辞任绿城董事会联席主席及执行董事-成都最新新闻

  • 时间:

退伍军人被顶替

從今年 4 月份開始,宋衛平就有退出跡象,他分 11 次減持了 955 萬股綠城股票。但在 4 月、5 月期間,綠城股價一直在下跌,在 5 月底跌至近期底部的時候,相比中交入股時幾乎折半,所以 5 月下旬之後,宋衛平暫停了減持動作。7 月 11 日的媒體溝通會上,宋衛平透露的信息是:還會繼續擇機減持綠城股票。

宋衛平今天說,慶幸自己沒有留下一個千瘡百孔的綠城,「把綠城的未來交給一群靠譜的人。」之後,就要看新的管理層了。不過,有人問宋衛平辭任之後,綠城會不會出現人才流失情況,宋衛平回答說,「人生而自由」。這意味着中交的班子,需要建立自己的人才體系,彌補宋衛平離開之後可能出現的斷層局面。

提業績、漲利潤、護品牌,這是擺在目前綠城面前的任務,三者都要很難。

在今年年初的業績發佈會上,張亞東說,今年綠城中國預計拿地 1500 億元,權益投資 450 億。相比 2018 年,拿地總金額增長 190% ,綠城所佔權益會從 65.6% 下降到 30% 左右。這組數字說明,綠城希望小股操盤,儘快把品牌價值變現,走出加槓桿卻無收益的困境。

无人再举大旗

宋衛平給自己設定的歸屬是小鎮事業,專註於藍城和綠城小鎮建設,他之前曾說過,「中國終將由城市建設轉向為城鎮建設、鄉村建設多元一體化時代,最後做成一些唯美的、功能齊全的、非常現實悠揚、具有夢幻色彩的天堂小鎮,這是下一個階段中國社會發展的趨勢,一定是這樣的,不可能有第二個選擇」。

但是,加槓桿的同時,並沒能提升產出。今年上半年,綠城合同銷售金額約 494 億元,其中對應的權益金額約 267 億元,分別比去年增長4.2%、0.4%。上半年綠城完成全年銷售目標的比例只有 27.4% 。

在張亞東下面,設立了三個執行總裁,分別是周連營、郭佳峰、耿忠強,職務一樣,但排名有先後。周連營和耿忠強都是從中交調到綠城的,郭佳峰則是綠城的老人。

但伴隨着宋衛平離去,綠城的精緻、品質至上、完美居者之理想能不能繼續下去,都成為了疑問,至少從宋衛平淡出的過渡期看,綠城確實不「宋」了。

張亞東從董事及行政總裁位置上升任董事會主席,並且不再設聯席主席,原聯席主席劉文生同時和宋衛平退任,但仍保留執行董事及提名委員會、薪酬委員會委員職務。

自此,綠城已經徹底是中交的綠城,送走了宋時代的綠城。

不過,對於綠城本身來說,至少目前是在利潤困境中的。2018 年綠城的每股基本盈利只有 0.18 元,比 2017 年的 0.77 元/股大幅下降,在行業里都處於低水平,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 4 月份之後綠城股價會持續下跌。

7 月 11 日,地產界又送走一位大佬——宋衛平。

做個猜想,綠城和中交之間的合作可能會增加,用綠城的品牌和中交的資本,做到業績和利潤全部收入囊中。

在辭任時,綠城董事會給宋衛平的官方評價是「宋先生於 1995 年 1 月創立本公司,確立「真誠、善意、精緻、完美」的企業核心價值觀,一直以來宋先生始終堅守初心,秉持對房產品質量的極致追求,奠定了綠城在房地產行 業的質量引領者地位,並提出從造房子到造生活的卓越理念,引導綠城從「美麗建築」的開發商轉變為「美好生活」的組織者,進一步提出理想小鎮的建設理 念,推動本公司向「美好生活綜合服務商」的轉型」。

綠城中國發佈人事變動公告,宋衛平辭任綠城董事會聯席主席及執行董事,除了擔任綠城規劃設計委員會名譽主席之外,在綠城中國不再有任何職位。

在宋衛平辭任之前,地產行業的「大佬時代」已經過去了。宋衛平離開其創立的綠城,地產界又會少一個標誌性人物,徹底進入一個只有模式之爭,沒人抗起精神大旗的階段。

郭佳峰在 2014 年融創和綠城的大交易之後,就不斷減持綠城股票,但是目前成為「老宋班底」中唯一留下的高管。之前,壽伯年、羅釗明、曹舟南這些老臣都完成了「有序退出」。

2016 年、2017 年、2018 年期間,綠城的合同銷售額增速分別為 58.4%、28.4%、6.9% ,在逐漸失速。度過過渡期,管理層「統一」之後,綠城有沒有可能把速度提上來呢?

宋氏之後,綠城的起點是什麼?過去一年半,綠城借了大量債務,2018 年綠城的借貸總額同比增長了 41.2% ,並且還發行了 80 億元境內永續中票和 5 億美元非上市高級永久資本證券。7 月 11 日,宋衛平辭任當天,上交所披露信息顯示,綠城擬發兩筆公司債,合計 130 億元。

今日关键词:唐山小学90秒疏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