联想手机-联想集团在手机业务的研发投入仍在持续-海拉尔新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时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拜仁遭2-5惨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年時間、4款產品、5場發佈會,常程似乎用盡了當時的所有營銷玩法,但仍未能挽救ZUK的敗局——在與樂視、努比亞等眾多新興品牌勢力的廝殺中,ZUK因無法持續盈利,最終解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於聯想手機的未來,業內專家普遍持悲觀態度。TMT分析師付亮認為,聯想坐擁PC渠道,但在「如何打通PC和手機這個問題上,聯想沒有考慮清楚,也錯過了機會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中,摺疊屏手機摩托羅拉Razr或許能在國內市場掀起一波浪潮。聯想中國區總裁劉軍在接受新浪科技採訪時強調,聯想一定會把Razr帶到國內上市,上市時將是5G產品,不過目前仍有部分技術問題待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情懷感滿滿,但Razr的實際使用場景仍受到質疑:大屏換小屏能否適應?小電池續航堪憂?萬元售價,情懷能否「立住腳」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聯想痛失常程后,他的工作將由聯想集團副總裁、聯想移動亞太新興市場負責人趙允明代管。新掌門人在公開信中表示,產品開發團隊將繼續肩負重振聯想品牌智能手機、重振新興市場手機業務的重要使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一手機界研究院院長孫燕飈在接受媒體採訪時直言:「聯想手機可能會繼續冬眠,未來在中國市場取得起色的話,也比較困難。事實上,聯想自始至終沒有把移動通信業務擺到必須突破的位置,從戰略意義上,對移動通信業務而言,聯想一直是個機會主義者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分析認為,小米正在開拓高通之外的其他廠商,而常程曾帶領過一些與英特爾處理器合作的自主創新機型。他的履歷與經驗,將成為小米5G轉型路上最好的實踐者與推動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看當年聯想手機業務的過往,一位離開聯想的中層人士向新浪科技總結道:「一人上台就有一套新的打法,還沒成型就又換人了」、「缺課越來越多,元氣大傷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在各大手機份額排行榜中,聯想手機多位列「Others」選項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目前市場上華為、蘋果、小米、OV的總體份額已高達九成以上,聯想「新帥」想要改善現狀,恐怕非易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結語:常程轉身小米,無疑擁有了更大舞台去施展拳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被戲稱為「萬磁王」的男人,在「感恩」聯想僅僅兩天後,便火箭般地加入了小米集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一方面,聯想手機此前頻繁換帥,導致方向迷失:從最初的聯想、ZUK、Moto三箭齊發,中高低市場兼顧;到2016年的「去聯想化」戰略,只保留ZUK和Moto,前者衝擊中端市場、後者專攻海內外高端市場;再到2017年的ZUK「離世」,后又重新喚起聯想與Moto為伴……整個過程中,聯想手機的品牌線路相當混亂,時而稱兄道弟、時而又各自為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需要「碰瓷」手機圈大佬風格各異,常程是「碰瓷營銷」派的代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語出驚人的言論必然會引發質疑與吐槽。然而,背負罵名的他卻風格依舊。他曾坦言:「碰是因為需要熱度、需要存在感、需要跟競爭對手撕一下讓用戶關注我們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兩根「稻草」目前看來,聯想集團在手機業務的研發投入仍在持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這隻是插曲。在肩負品牌復興使命的關鍵人物離開后,聯想手機在國內市場的前景變得更加迷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年多時間,聯想手機接連發佈了多款新品,常程的碰瓷手段愈發高級,其中以「首個」、「首發」最為常見。如2018年底,在高通發佈驍龍 855后,常程便宣布推出首款搭載855芯片的產品;再如雷軍宣布MIX 3為首款滑蓋全面屏手機且擁有專利后,常程便聲稱「滑蓋專利比小米早了500天」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曾多次強調,手機是聯想的戰略性業務,不會放棄。於是從2018年起,常程開始肩負復興品牌的重任,全面負責手機中國市場的產品定義及研發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調研機構Counterpoint數據顯示,聯想手機一直用性價比挽回市場,但在2018年Q3季度中,其全球出貨量為3%,同比下降了1%,而友商的份額卻在同比提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1年後,常程轉身移動業務,擔任聯想副總裁兼移動端到端軟件平台總經理。2015年,互聯網手機品牌ZUK誕生,他開始率團隊效仿小米,先造系統后發新機,以此匯聚了很多忠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,目前遊戲手機已有雷蛇、黑鯊、努比亞紅魔、ROG等品牌,聯想產品還尚未發售。如此前景,也不容樂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不卑不亢」,是一位聯想內部人士對常程的評價。該人士告訴新浪科技,論資歷,常程是位不折不扣的老員工,卻時常將自己放置社交一線,與網友主動交流,「你可以認為這是套近乎、吆喝甚至碰瓷,但這確實有一些效果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20年,互聯網圈的第一把「火」,險些被常程點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元氣大傷即便常程如此努力,終究也未能「扶起」聯想手機。原因何在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當業界出現熱點事件,他總要找角度「蹭一蹭」。例如「對不起,專利我們更早」、「這次要終結手機暴利時代」、「Apple迄今為止都做不到的產品」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實際上,常程從2000年大學畢業起便深耕聯想,先後負責過台式機、筆記本電腦等業務。年輕時的他也算個「拚命三郎」,為了盯產線,曾連續7日幾乎晝夜不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一度引發外界對常程是否身背「競業限制條款」的猜疑。小米對第一財經表示:「沒有競業條款」;聯想卻公開回應:「確有協議」……兩家企業各執一詞的態度,值得玩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聯想手機的另一根「救命稻草」,可能是在遊戲手機領域的布局。去年4月,常程在未來產品規劃中透露了拯救者電競手機的存在。而聯想中國區手機業務部總經理陳勁在接受採訪時表示:拯救者遊戲手機,將憑藉其研發、品牌運營、粉絲用戶群體等資源,實現遊戲手機行業市場第一的目標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據報道,當年6月,在ZUK的首場發佈會上,常程在舞台之上異常亢奮並現場飆淚,此後便與微博網友頻繁互動,開啟了「網紅」之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方面,若單就產品而言,主打性價比加之「碰瓷」組合拳,聯想手機在短期內已有不少起色,但產品質量仍存在些許瑕疵。例如系統匹配欠佳、產品進灰等等。更關鍵的是,手機已不再是一款終端產品,聯想背後的手機生態系統尙不完善、粉絲效應亦不明顯,諸多細節都需打磨,這些成為了品牌復興的「絆腳石」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郝云方律师声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