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司披露-2018年报披露后上市公司老板何以频频出事-乌海新闻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时间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window1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記得2018年年報披露結束后,筆者曾以「2018年報 A股有史以來最醜陋」為題撰文。拙文提到:「在3600多家上市公司中,虧損企業居然多達456家,佔比達13%,合計虧損3877億元;其中虧損10億元以上的高達124家,虧損額達2874億元,而這124家公司2017年虧損不過58億元。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年報披露前後,由鴻特精密(300176)改名為派生科技,其背後早已埋伏着團貸網的影子軍團。今年3月28日年報披露當日,公告其實控人唐軍、董事長兼總經理張林、董事余軍、副總經理兼董秘晉海曼,被公安機關採取強制措施,唐軍主動投案,罪名便是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再如大智慧實控人張長虹,以涉嫌違規披露、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機關拘留,接受調查。這原是一樁舊案,2016年證監會查實,大智慧2013年報虛增利潤1.21億元,占當年利潤的281%,證監會對張長虹給予警告,處30萬元罰款,5年市場禁入。可大智慧對此不予披露,只讓張在2016年7月23日辭去董事長、總經理了事。為什麼幾年過去了,直到現在才發現還有「違規信息披露」這一罪名,實控人不在上市公司擔任職務,其做了壞事就可以不聲不響矇混過關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:金融投資報。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和訊網立場。投資者據此操作,風險請自擔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又如曾名鼎立集團的*ST鵬起,其前任控股股東鼎立集團實控人許寶星夫婦、董事長許明景等人,也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被警方採取強制措施。同樣的違法行為為何一犯再犯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股民都知道這樣一句話:「買股票就是買董事長」,老闆被刑拘,小股民豈不魂飛魄散,股價豈不跌停再跌停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粗略統計,今年內,已經有11家上市公司老闆被抓。分別是大智慧(601519)老闆張長虹,愷英網絡的王悅,*ST鵬起董事長張朋起,*ST中科的張偉,新城控股王振華,博信股份(600083)羅靜,ST天寶董事長黃作慶,*ST康得的鍾玉,派生科技的唐軍,ST昌魚的翦英海,暴風集團的馮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報巨虧10.9億、凈資產僅2400萬元,並被出具保留意見的暴風集團,實控人馮鑫已被批捕,主要原因是三年前出資52億元收購國際體育賽事公司MPS,完全打了水漂,而馮鑫在此收購案中涉嫌行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監管部門動手啦,對準一個個違規違法者,從問詢到立案,直至被抓被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報盈利從上年16億猛減至1.7億、下降89%的愷英網絡,繼6月12日實控人王悅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罪被上海市公安局正式逮捕;7月25日離任監事林彬也因涉嫌背信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罪,被正式逮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股市本是利益場,老闆們利欲熏心、違法犯罪並不足怪,怕的是懲戒不嚴,高高舉起、輕輕放下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上述11家實控人被刑拘的公司中,有6家於7月份公告;其他幾家也都是在2018年報后披露的。被刑拘原因包括涉嫌行賄、挪用資金、金融詐騙、虛開發票、非法吸收公眾存款;涉嫌內幕交易、泄露內幕信息、操縱股價;涉嫌違規披露;涉黑敲詐勒索,甚至涉嫌殺害前妻等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闆被抓的巨雷炸響后,不少媒體總以「如何防雷避雷」來教育投資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不用提臭名遠揚的掏空*ST康得的董事長鍾玉,以及猥褻9歲女孩的新城控股董事長王振華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筆者看來,投資人謹慎避雷固然必要,對明目張胆的犯罪人處以重罰,並賠償投資人損失更是重中之重。須知有些「雷」,如堂堂明星企業家猥褻9歲女童。是躲無可躲避無可避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說今年上半年A股「爆雷」,雷在業績變臉,那麼下半年的「雷」則從公司老闆、實控人失聯、刑拘轟然炸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闆失聯被拘的信息披露是及時的嗎?以新城控股為例,王振華猥褻女孩早在6月29日東窗事發,7月1日就被調查,為何直到3日晚間才發佈公告?以至7月1-3日投資者被蒙在鼓裡,該股連漲三日,實控人該不該承擔投資者的損失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「從上一年虧損58億,到一年後虧損猛增至2874億元,這其中充斥着各種隱蔽的和明目張胆的撒謊、造假、欺詐等讓人匪夷所思的瘋狂伎倆,這是市場從未有過的悲哀和恥辱!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報巨虧38億元、會計師拒絕發表意見的*ST鵬起,實控人張朋起則因涉嫌內幕交易、泄露內幕信息被刑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年報披露後上市公司老闆何以頻頻出事?董事長和實控人何以成了A股的「巨雷」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是強調要以信息披露為核心嗎?至少在信息披露方面理應更有所作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加上董監高,則已有20-30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关键词:恩比德声援唐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