德国经济-正式启动了德国的垃圾分类回收体系-女性健康资讯

  • 时间:

演员姜亦珊离世

相比之下,法國、比利時、意大利等國家對垃圾分類的推廣要遠遠落後于德國及一些北歐國家。法國、比利時都是上世紀90年代才開始大規模鋪開,到新世紀之初筆者到那兒工作之時,發現已成體系,儘管細分與精細程度與德國相比還有差距。意大利是眾所周知的南窮北富,垃圾分類也能體現這種社會經濟發展差異——2017年的統計數字發現,其北部城市總體情況比南部好很多,這也與筆者的直觀感受相印證。

對違規者懲戒是通行規則。在德國,違法棄置垃圾的罰款額度因惡劣程度不同在10歐元到5000歐元不等,且垃圾清運工有權力不清運不按規定分類的垃圾。最嚴的恐怕是日本,嚴重違法者不僅會被罰款,而且可能「坐牢」——處以五年以下刑罰。

總之,從海外經驗看,垃圾分類早開始,早受益;動真格,真受益。

這兩者之間貌似風馬牛不相及,但在筆者看來,其內在的邏輯非常清晰:當一個國家和社會的富裕水平發展到一定階段后,對環境衛生與文明發展狀態的要求必然會上升到新的階段。垃圾分類作為其中的一個具體領域,已經成為中國發展進程中一個歷史性選擇,遲早要邁出這一步。這從國外發達國家的垃圾分類的緣起與發展可窺一斑。

循序漸進是常態,貼近現實才可行。拿日本來說,早期只是分為可燃和不可燃兩大類回收,而今有的城市分類高達50餘種。當然,細分與民族性格也有關係,一味效仿效果不一定好。對一些國家民眾來說,越簡單的規則就意味着越強的可操作性。比如,墨西哥只是將垃圾簡單地歸為「有機廢物」和「無機廢物」,倒是符合其國情,從效果看還不錯,塑料瓶回收等指標超過美國和歐盟。韓國實行的垃圾計量收費制度也讓人深受啟發——每個家庭按垃圾投放量的多少收取處理費,通過經濟槓桿督促人們養成垃圾分類習慣。

連日來,上海對垃圾分類「較真」成為民眾熱議的話題。無獨有偶,英國《經濟學人》日前發佈了一個經濟預估模型稱,按當前中美經濟規模與發展速度,中國將於2025年至2029年之間超過美國,成為全球第一大經濟體。

垃圾分類作為環保事業發展的高端階段,與各國的經濟發展水平有着某種正相關關係。經濟發展水平在歐洲獨佔鰲頭的德國從上世紀60年代起就開始逐步建立垃圾分類與回收體系,前後經歷了幾十年才完善起來。初始階段,垃圾分類回收在德國是自發性和區域性的,屬於「星星之火」。上世紀60年代初,聯邦德國政府建立垃圾回收利用業協會加以引導。轉折點是70年代到80年代歐洲爆發的「酸雨」事件——工業污染導致的酸雨造成歐洲森林大面積死亡,莽莽林海成片枯死的恐怖電視畫面震撼了德國社會,讓環保意識在德國民眾中深深紮下了根,並催生了歐洲獨一無二的環保主義政黨綠黨,至今在德國政壇舉足輕重。為保護樹木德國民眾開始有意識地回收紙張,進而拓展到其他品種門類,在上世紀80年代逐步成規模地自發分類回收垃圾。1991年,重新統一不久的德國頒佈了《包裝條例》,正式啟動了德國的垃圾分類回收體系。德國1996年頒佈了《循環經濟法》,明晰了企業和個人在垃圾分類回收過程中的權責。

縱觀世界,各國垃圾分類並沒有統一的模式,各國都根據自己國家的國情各有側重,總體是由粗放式向精細化發展,懲戒與獎勵相結合,核心是培養市民的自覺參与意識,讓人們從「嫌麻煩」向「我願意」轉變。

垃圾分類是環保意識逐漸加強的產物,縱觀人類文明發展史,在農業社會,垃圾量不大且大都屬於有機質,自然降解可做肥料,垃圾處理壓根就不是大問題。在歐洲中世紀,人們的環保與衛生意識比較落後,甚至很長時間里人們認為洗澡不利於健康,居住在骯髒的地方才不會得傳染病,導致許多王宮貴族常年不洗澡、盛裝打扮的貴婦滿身虱子的奇葩情形。工業革命是以燃煤驅動蒸汽機起身,煤炭開採與燃燒產生大量污染,倫敦成為「霧都」,萊茵河惡臭不堪。人類環保意識的突飛猛進是二戰之後。

在東亞,戰後日本的經濟起飛遠早於韓國,垃圾分類也一樣。上世紀50年代,日本迎來了高速增長期,垃圾也大量增加,日本出台《清掃法》開始對家庭垃圾實行分類處理。從1970年出台《廢棄物處理法》,到90年代出台《資源有效利用促進法》,再到2000年出台《循環性社會形成推進基本法》,日本對垃圾分類與處理日益精細化。相比之下,韓國的垃圾分類只有20多年的歷史,細分方面沒有日本那麼複雜。

再就是,垃圾分類不是一分了之,分類后垃圾的運輸與最終分類處理是一個系統工程。在筆者生活過的柏林,對於不同種類垃圾,承責企業會通過不同車隊進行分類收集、專項運輸送往不同種類的處理廠處理,處理廠將有生產價值的原材料提取出來,向各產業針對性銷售。德國垃圾回收行業每年營業額達500億歐元,約佔全國經濟產出的1.5%。

今日关键词:韦世豪脱衣庆祝